发布“real如我”、“唱鸭”、“古桃”等9款社交

除了多闪、飞聊、绿洲等几款尚能记起名字的产品,这一年的社交行业没有太多惊喜。 尽管新社交产品频现,大厂纷纷入局尝试,但在解决孤独感这一命题上,2019年战绩平平。 2019年我...


  除了“多闪”、“飞聊”、“绿洲”等几款尚能记起名字的产品,这一年的社交行业没有太多惊喜。

  尽管新社交产品频现,大厂纷纷入局尝试,但在解决孤独感这一命题上,2019年战绩平平。

  “2019年我都快失业了,没得可投”,一位长期关注社交赛道的投资人对Tech星球说。

  年初时,张一鸣、罗永浩、王欣挤在同一天发布新社交产品。当时有人认为,这是社交软件界的“三英战吕布”,吕布自然指的是微信。腾讯坐拥微信、QQ两款亿级流量社交产品,筑起了熟人社交的铜墙铁壁,挑战者无数,攻破壁垒者几乎为零。

  多位行业人士的共同观感是,2019年,社交产品和形式创新的产品逐渐减少,除语音社交类产品具有一定话题度和爆发外,没有太多增长明显的社交产品。同样明显的是,大厂的动作也都在加快。

  回过头看,社交仍然是这一年颇具话题度的行业之一,在大厂纷纷入局的繁荣景象下,又涌动着什么样的暗潮?

  从目前公开的社交产品数据来看,2019年,腾讯先后推出“猫呼”、“朋友”、“有记”、“欢遇”等11余款社交App;阿里巴巴成立创新事业群后,也多次触及社交赛道,发布“real如我”、“唱鸭”、“古桃”等9款社交产品。

  除此之外,百度、字节跳动、京东、新浪、快手、陌陌、YY等公司也纷纷入局,在细分社交赛道上试水,在语音社交、校园社交等领域探索。

  Tech星球梳理后发现,单是互联网大厂,2019年就推出了超过50款社交产品。

  但目前看起来,除“飞聊”、“多闪”、“ZAO”、“绿洲”、“朋友”曾引起过短时间讨论外,许多产品被关注的时间点,仅限于推出上线年末最后一天,“人人”的复活也曾引起线亿用户,成了他们现阶段的难题。

  互联网大厂扎堆做社交的背后,凸显出来的是对社交新流量的渴望。青山资本投资总监孔萌如此对Tech星球表达感受:“互联网大厂大部分是押宝思路,在各类细分领域,各种类型都放一个,大家没有明显的对未来社交产品的想法,就是让团队去做,看那个先跑出来。”

  2019年也出现了几个小风口,吱呀、音遇等设计声音社交领域的产品层出不穷,以绿洲为首的图片社交产品产品也曾风靡。然而,移动流量红利逐渐消失,最大的社交蛋糕被腾讯和陌陌各自分走,留着创业者和社交团队的机会并不多。

  资本也不再像2018年一样蜂拥。多位社交行业人士均表示,2019年社交行业比2018年冷很多。

  从投资数量上看,根据IT桔子社交数据,社交网络领域2018年共发生151起投融资事件,2019年仅为71起,不及2018年一半。各种缘由,一方面,是受大环境遇冷影响,另一方面,也是2019年,社交行业的确较少出爆款。

  根据公开数据,2019年年最大的投融资事件发生在2019年7月,映客宣布以8500万美元(约为5.8亿人民币)的价格,全资收购主打垂直领域青年文化社交的平台“积目”。

  有投资人评价称,这是一笔看不懂的买家逻辑,但卖得很好的收购案。此前有媒体报道称,这笔收购为积目早期投资者赢得了15倍的收益。Tech星球就此询问其中一位投资人,对方对此并未直接回复。

  超声波创始人杨子超认为,映客收购事件也反映了2019年社交行业的趋势之一:以收购或自研,在大产品下补足配套小产品。诸如抖音开发多闪,映客收购积目,都是为了服务更完整的生态,或者在用户群体上实现互补。

  除此之外,杨子超还表示,音频系社交产品及AI匹配系社交产品,确实给社交领域带来了一股不一样的新鲜感,也让未来的社交产品拥有更多的元素互动。虽然无法撼动传统的主流社交产品,但依然让市场看到了社交产品的未来有无限的想象空间。

  和所有行业一样,有人在寒冬的一年拿到钱,有人宣布告别创业,也有人在带领企业平稳发展。

  这一次的项目再失败,谭家乐就告别创业,投资人给的资金最多只够他们撑过今年。

  2019年,谭家乐的K歌交友产品运行四个月后,正式宣告失败,花了20万做产品推广,留下了不及1万的日活。产品迭代两个月后,这款产品的留存比例达到1/4。

  K歌类产品的关键影响因素之一是版权,许多创业项目常常无法支付高昂版权费用。这也是压倒谭家乐上一个社交产品的最大原因,他原本想等到20w日活时再购入版权,却被音乐平台找上门来,谭家乐不得已关停项目。

  2019年第四季度,谭家乐再次重来,决定将产品转型,做一个类似“一罐”的陌生人社交产品。

  谭家乐对标的“一罐”团队,在2019年7月宣布即将解散,创始人“纯银V”(郭子威)想暂停创业,进入间隔年。2019年,郭子威花了7万块钱一个人旅行了100天。在最终要解散时,郭子威透露的数据是,“一罐”还有6位数的日活,留下了维持2年的钱。

  郭子威曾在他的知识付费社区“犬校”内,透露创办“一罐”的初衷:连续创业失败让我变得很丧很丧,离婚让我变得无比孤独,又无处倾诉,所以做了一款绝对安全的匿名产品。

  “一罐”曾经有500多万的注册用户,但郭子威决定放弃。最终的结局是,在宣布解散后,“一罐”被兴趣社交App“即刻”收购。而今天,“一罐”又成了下一个创业者的目标。

  这是谭家乐社交创业的倒数最后一年,团队每年的花销是500万,如果仍旧不温不火,融资烧完,他就将放弃社交这一创新线,“我估计也不再准备尝试创业项目了,太累了。”

  社交这条赛道上,总是人来人往,但真正能跑出来的却少之又少。类似纯银V、谭家乐这类的“壮志未酬”的创业者并不在少数。

  近年崛起的“灵魂社交”App Soul的创始人张璐觉得,社交是很难scaling的一种东西,历史上除了那种行业红利时代,很难有做大的社交产品。把产品做大的核心是满足这个用户不同场景下的社交需求,而要满足这种需求,需要的是产品不断更迭和升级。

  外界很容易将有“语音匹配”玩法的Soul归类为声音社交,但Soul提供给Tech星球的数据显示,语音并不是Soul最主要的场景,只有大概不到10%的用户会使用语音功能。但在声音社交关注度极高的2019年,增加语音社交场景,已经成为许多社交产品的统一步调。

  声音社交定位陌生人、弱关系,瞄准Z时代,而踩准年轻人的需求才是打造社交爆款的关键路径。但监管的规范,则让声音社交在发展途中闪了一次腰。

  2019年2月,有733款语音类、社交类App被苹果下架。4月,再次关停9款传播淫秽色情语音类App。一时间,语音社交从风口变成了“崖口”,成为高危赛道。

  但这并不会阻挡入局者,腾讯推出“回音”、阿里上新“唱鸭”、“鲸鸣”,陌陌推出“赫兹”,连老牌互联网企业网易也积极入局,推出“声波”。同时,语音直播、语音交友,成了社交及泛娱乐平台的补充内容场景。

  社交行业总是这样,产品经理敲破脑袋,希望能一击即中用户需求,解决人类千奇百怪的孤独和社交需求。

  但行业残忍的点还在于,如果你不是第一个做的,不是第一个跑出来的, 你就将失去先机。尤其是在微信、QQ的熟人社交帝国之下,再避开陌陌的陌生人社交帝国,留着新社交产品的机会本就不多。而一旦踩准,就足以见厉害之处。

  蓝驰创投管理合伙人朱天宇告诉Tech星球,蓝驰一直在找适合下沉市场人群的社交产品。伊对利用“多人视频实时互动”,解决了下沉市场相亲的痛点,是非常有价值的创新。加上团队创业多年的背景,大概一周时间,就立刻决定投资。

  2019年12月,伊对又再次拿到由XVC领投、蓝驰创投跟投的千万美元级A+轮融资。朱天宇表示,基金愿意跟投的原因在于,“业务在不断打开新格局,速度超出了我们预期”。

  “伊对”让市场察觉到机会,随后,腾讯也随之入场,推出同类型产品“欢遇”。根据测算,此时伊对已经创造了1亿的年营收。下沉市场对“相亲”这一社交行为的刚需,让2019年的社交行业虚火一场后,留下了一些“独苗”。

  此前,社交领域的后发选手们想要后来居上,总显得不那么容易,毕竟在IM领域,到今天为止,微信仍然是“封神”的产品。但在细分领域,巨头的入局并不一定会让创业者们担心。

  一位被巨头同赛道“撞车”的社交产品创业者认为,他最大的压力来自于,互联网公司优势在于自有流量基础很大,自启动流量肯定比不过。而劣势就在于,大公司产品思维太重,会考虑去满足更大量用户的需求,而忽视一些细分或更垂直的赛道。

  孔萌时常在App store上找新项目投资,但2019年,看来看去,他最终投出的项目还是为零。“我自己理解的是,社交是属于大家没有投资主题时,会回来再看一眼的领域。典型的美元基金基本都会看,属于一个比较好退、也比较容易去轰估值的领域,只要社交需求不被证伪。”

  但2019年,他并未遇到这样的产品。青山资本更多做早期投资,对他们来说,能投资到有创新点,对社交有想象力的产品是很可观的,但难就难在,到底能不能真正能跑出来。

  蓝驰创投管理合伙人朱天宇认为,2019年,行业监管越来越严,创业的门槛也越来越高。跟移动互联网整体的红利变化有关,整体而言,产品创新、新玩法的排列组合机会变少了。

  在互联网大厂里,字节跳动线年,多闪的面世让外界察觉,这家“App工厂”正在触及新的领域,想要蚕食社交这块大蛋糕。但收购、投资、自研先后多次尝试后,仍然未能造出巨量流量的社交产品。

  2020年初,甚至有传言称飞聊团队“解散”,但字节跳动对此予以否认。有媒体报道称,未来字节跳动将把社交赛道的战略重心转向非洲、印度等海外市场。字节跳动将社交的核心战场移至国外,或许就与其始终难以突破国内社交市场有关。

  毫无疑问,对任何社交产品创业者和开发团队来说,腾讯、陌陌是两座横贯在面前的大山。但即便如此,腾讯、陌陌也并不轻松,两者都频频推成出新,试图通过广泛布局,踩住下一个社交的红利期。

  一位行业人士分析称,从规律上看,社交的最大优势是强大的网络效应,很难被直接的竞争给打掉。但社交是跟人、跟人性、跟代际高度相关的,一代人必然有一代人的社交,也就是是说社交必然会出现颠覆者,只是出在腾讯内部还是外部的区别。幸运的是,上一代社交的颠覆(微信vs QQ)出在腾讯内部。

  很多创业者都想做社交,社交代表着流量池、代表着掌握社交关系。但社交并不是一个能轻易被复制的行业,进入这行门槛很低,但其实有着很高的壁垒,这也是“微信们”能久久利于不败之地的的关键原因。

  “除非有一天微信作死,例如突然产品全面收费惹恼用户,或者出现了一种完全崭新的社交方式,能把社交关系链低成本转移,不然,在IM领域,微信就没有对手。”一位产品经理对Tech星球说道。

  Soul创始人张璐认为,人群会有新的代际,会有新的产品出现,新的适应更呼应现在的年轻人的意识,他们的偏好,包括整个跟现代的社会更贴近。

  朱天宇的感受则是,新机会一定和技术相关。一方面,人群的代际变化可能会带来机会。同时,技术的创新应用可能也有新机会。“我们非常关注未来会出现哪些创新的排列组合,尤其是和交互界面相关的创新技术,例如语音、内容生成、AR等方向的综合。”

  2019年,社交行业似乎没有太多的新鲜事。但社交一旦出现新的爆发点,往往容易产生颠覆性的产品,像是20年前的QQ、10年前的微博、9年前的微信、8年前的陌陌那样,但社交产品的新形态往往也都难以预测。

发表评论
加载中...

相关文章